哈药股份(600664.CN)

哈药股份20亿投资打水漂:以为是王者的GNC,结果变成了青铜...

时间:20-06-26 16:07    来源:新浪

原标题:哈药股份(600664)20亿投资打水漂:以为是王者的GNC,结果变成了青铜...

来源:格隆汇

今天来说说哈药股份与美国最大保健品公司GNC(健安喜)的故事——GNC,究竟是如何以一己之力让哈药股份的20亿元投资都打了水漂。

1、GNC破产:85年历史毁于一旦

疫情蔓延之下,美国破产潮汹涌湍急。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至少有13家债务超过5000万美元的美国公司基于破产法第十一章申请破产保护,这使得美国今年破产的大企业数量达到117个,与2009年上半年创下的历史最高纪录持平。

在这一波破产潮中,全球最大保健品食品厂——GNC于6月24日向德拉瓦州法院声请破产保护,计划出售公司并关闭所有门市。

据悉,该公司因资金窘迫早已出现财务危机,且在先前就已经被警告可能面临破产,但没想到又遇上疫情冲击导致顾客流失、销量下滑,打乱了公司内部的偿还负债计划。

此外,据《彭博》报道,GNC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向法院声请破产,希望可以在整顿后续债务以及完成出售的过程中,还能继续维持正常营运。GNC在发出的声明中表示,声请破产保护已经取得公司内部最大股东哈药集团的同意,部分债权人也将提供1.3亿美元(约38亿新台币)的额外流动资金,协助财务重组。

(图片来源:网络)

就目前而言,GNC目前计划先关闭800到1200家门市来节流,而GNC也已经取得法院同意可以寻找买家,目前的初步竞购价为7.6亿美元(约224亿新台币),不过确切价格仍要等法院批准。

上述一系列讯息,皆意味着这家有着85年历史的老牌保健品企业即将要土崩瓦解了。

据了解,GNC成立于1935年,于2011年4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全球最大的健康营养产品专业生产零售商、美国最知名保健品品牌。产品范围从早期的酵母乳、蜂蜜、谷粒等健康食品,发展到如今可以提供维他命、矿物质补充品等1500余种健康类产品。其中,为人所熟知的“安利”,正是GNC旗下的直销品牌。

截至2018年,GNC在美国和加拿大则拥有超过3千家门店,几乎在美国的每个大型商场都设有GNC的分店,而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零售实体店则约有8800家,是全球最大的保健品零售商。

而由于市场认可度高,要历史有历史,要品牌有品牌,GNC的破产还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引起不少消费者的扼腕叹息。有网友直言称:“GNC破产了,那些年吃过的VC,葡萄籽以后找谁家买”。

(图片来源:微博)

不得不说的是,从该公司近几年的财务数据来看,GNC的困境早已在2013年起浮出水面。

经营状况方面,自2013年起,GNC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就已经露出颓势。其中,净利润增长仅在2013年、2017年和2018年这几年维持正向增长,其余均是同比下滑的状态;而营收增速亦是如此,仅在2013年和2015年是增长状态,其余皆同比下滑。

而自2016年之后,GNC公司曾经年净利润15亿元的高光时刻也不复以往,甚至一度陷于巨额亏损泥淖。据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9年,GNC公司分别亏损19.86亿元、9.73亿元、2.45亿元。此外,受疫情的影响,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甚至亏损高达14.18亿元,相当于亏损之前辉煌时期一整年的净利润。

除此之外,由于GNC公司属于重资产运作的公司,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直以来都高的让人心惊,自2016年起其资产负债率一直在100%以上,而今年一季度更是高达了113%,而这一数据也反映了,一旦其现金流周转不开来,居高不下的负债一不小心就会将其压垮。据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仅为0.86亿元。

股价方面,自达到2013年11月每股56美元的高点之后,便一路下行,直至周四收盘的0.66美元,脚踝斩也不过如此。

基于上可见,GNC如今的破产早已在此前的财务困境中埋下伏笔,疫情只不过是导火线而已。

2、哈药惨了:20亿投资打水漂

事实上,GNC的倒下可谓是拖累惨了最大股东哈药股份——本以为收获了一个王者,谁曾想到会是位青铜,让20亿元的投资都打了水漂。

据了解,哈药股份与GNC的缘份始于两年前。2018年2月13日,哈药股份控股股东哈药集团与健安喜签订购买协议。哈药集团拟以现金2.99亿美元(约合21亿人民币)认购其发行29.99万股优先股。优先股转换为在外普通股后,哈药集团将持有GNC40.1%的股权,从而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2019年2月,哈药股份正式完成对GNC公司发行的优先股认购,优先股年股息率为6.5%。据悉,交易前GNC每股价格不过4.62美元,但哈药集团耗资近3亿美元认购GNC的可转换优先股,转股价格为5.35美元,妥妥的溢价收购。

而值得一提的是,哈药不惜溢价认购GNC可转换优先股,就是寄希望于从中能够获取固定收益,ke1如今看来,哈药股份的美好愿景终究是错负了...

据此前哈药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5与6日,GNC在疫情期间被迫关停了约40%的门店,其中一部分可能面临永久关店,公司对GNC的优先股投资的投资成本总计20.49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账面损失约11.65亿元。

随后,在6月24日,该哈药股份又披露公告表示,随着GNC 进入美国破产法第 11 章重整程序后,公司公司作为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列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造成的损失或比之前更为严重,如下:

1、若 GNC 可转换优先股总计 20.49亿元的投资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冲减留存收益。

2、若累计1.721亿元的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计入当期损益。

(图片来源:哈药股份)

而好巧不巧的是,GNC的破产均是在哈药股份每况愈下的背景下发生的,这对于当下的哈药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说起哈药股份来,大家恐怕都十分熟悉,该公司旗下的盖中盖的广告可谓是家喻户晓——“自打吃了盖中盖,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而凭借着广大的知名度,哈药股份一度都风光无限。

然而,近几年哈药股份的日子却不好过了,净利润连续下降、多名高管离职、轻研发重营销的后遗症显现...均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头顶。

首先来看看净利润3连降的情况。据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出现大幅度滑坡,其净利润分别为4.07亿元、3.46亿元和0.56亿元,分别同比下降48.36%、14.95%、83.88%。

此外,今年第一季度,哈药股份更是出现了亏损的情况:其一季度实现营收为25.11亿元,同比下降6.11%;归母净利润亏损1.87亿元,同比下降28.58%,而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也由去年同期的8.38亿元下降至6.45亿元。

再来看多名高管离职的问题。 6月11日,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高磊的辞职报告。而据不完全统计,半年内哈药股份已连续有三名副总经理因“个人原因”辞职:3月31日,哈药股份副总经理魏双莹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而在去年年底,哈药股份另一位副总经理周行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最后是重营销轻研发的问题。众所周知,哈药股份十分看重营销这一块的投入——2017年至2019年,企业销售费用为7.61亿元、6.2亿元、8.61亿元,但同期的研发费却少的可怜,分别为1.42亿、1.37亿和1.25亿元。对此有行业人士表示,哈药股份太忽视研发,一旦新产品更不上,企业吃老本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结语

有人说,市场前景广阔的保健品市场竟然没有挽救健安喜于水火之间,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实际上,这并不是保健品市场的锅,在“银发一族”和“年轻一代”精准营养、全面健身的趋势下,保健品还是挺有市场的,而外界对于这一个健安喜这一知名品牌也还是比较认可的。

健安喜之所以倒下,是自己日积月累的财务问题,叠加新冠疫情的催化而致的,以至于连外界都不无惋惜它是一个逃过了金融危机,却没有躲过新冠疫情的老品牌。

而这一例子,也给哈药股份的“投资宝典”添加了一个深刻的案例——看好的王者,也是有可能变青铜的。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