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美国最大保健品GNC宣告破产:哈药股份投20亿血本无归?

发布时间:2020-06-26 08:14    来源媒体:新浪

中国基金报 泰勒

近日,基金君注意到一则消息,全球最大保健食品厂GNC宣告破产,将出售公司关闭所有门市。

虽然基金君对保健品一向不感冒,但貌似国内不少小伙伴都买过他们家的产品,以至于消息出来后,引发广泛关注。

另外,基金君注意到,GNC宣告破产的背后,国内A股一家公司哈药股份(600664),竟然是他的最大股东,这一宣布破产,势必损失惨重,可能被外国人割了韭菜。

而哈药股份,相信国人并不会陌生,这句家喻户晓的广告词“自打吃了盖中盖,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儿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让“盖中盖”一举成为了哈药股份当年提高业绩的重要品牌。

全球最大保健食品厂GNC宣告破产

将出售公司关闭所有门市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之际,管理债务负担的最新努力宣告失败的GNC Holdings Inc.申请了破产保护,目标是出售自己和关闭商店。

根据声明,这家健康与保健公司在特拉华州美国破产法院提交的第11章申请允许该零售商走一个双轨流程——通过独立计划来重组资产负债表或者完成出售,与此同时继续经营。

这家总部位于匹兹堡的公司在声明中说,GNC进入这一流程,得到了大多数有担保债权人及其最大股东哈药股份的关联公司的支持。该协议还包括了其最大供货商兼合资伙伴ICV。某些债权人还提供了1.3亿美元的额外流动资金,为该公司提供财务支持、以助挺过拟议的重组。

该公司这一预先磋商过的计划准备关闭一些门店,寻求瘦身。它还原则上达成了一项协议,即通过法院监督的程序推销、出售自己,初步竞购价为7.6亿美元、需要法院批准。根据声明,更高的出价可能会出现并被接受,而且会予以实施并取代独立计划交易。

在债权人和利益相关方的支持下,GNC预计将确认一项独立的重组计划或完成一项将让该公司在秋天结束之前退出重组流程的出售交易。GNC的美国和国际特许经营合作伙伴及其在爱尔兰的公司业务是独立的法律实体,不属于本次破产的一部分。

而零售行业为阻止Covid-19蔓延而临时关闭商店,将使这场翻身仗变得更难打。尽管该公司的电商业务第一季度销售额增长了25%,对这一不利因素有所抵消。

前Rite Aid Stores掌门Ken Martindale从2017年9月开始担任GNC的首席执行官,当时前首席执行官Michael Archbold突然离职已有一年多了——Archbold走人的背景是,该公司收入下降、正在进行包括债务负担的战略评估,而且有可能出售。然而Martindale也未能扭转颓势,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2亿美元。

随着手头现金越来越少,GNC曾发出警告称,除非找到办法偿还5月份到期的数亿美元债务,否则其可能面临破产。管理层一直在与债权人进行再融资谈判,想要推迟到期并为翻身争取时间。

根据声明,破产计划要求某些定期贷款债权人承诺向GNC提供1亿美元的“新资金”占有债务人(DIP)融资,并通过公司现有资产抵押贷款(ABL)信贷协议的变更获得大约3,000万美元。GNC表示,佐以这些新流动性和现有业务的资金流,它将在推进过程中履行“远期财务承诺”。

该公司近年来一直在挣扎,曾一度在2018年2月获得贷款再融资以及哈药3亿美元投资时摆脱困境。

从电商平台上可以看到,GNC产品线丰富,涉及儿童营养、孕妇营养、改善睡眠、体重管理等十几种针对不同用户需求的产品种类,产品价格区间覆盖100元到上千元不等。相较于哈药股份原有的如“盖中盖”系类产品,GNC品牌产品主打更加高端的市场。

哈药股份踩雷

要被割韭菜了?

2019年2月,哈药股份以现金约3亿美元(约合20亿元人民币)完成对GNC公司(中文名称: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发行的优先股认购,优先股年股息率为6.5%。“公司认购GNC可转换优先股,能够获取固定收益。”如今来看,哈药股份彼时的愿景或落空。

哈药发布公告,称根据GNC的公告,GNC及其多数现有有担保的债权人于临近公告前另与哈药集团(系公司控股股东)就以7.6亿美元的价格向其整体出售GNC业务初步达成原则性意向。

且GNC正在与IVC(国际维生素公司,系GNC的最大供应商及合资伙伴)合作以保证产品的持续供应以及促成拟议的出售交易。

该等出售交易仍有待于相关方的进一步商定及最终法律文件的确定并将通过一项由法院监督的拍卖程序执行。

若出售交易适时达成一致,其将代替独立重整计划被执行。

于上述两个方案项下,GNC仍保持正常经营,但公司理解美国破产法项下,所有债权人在重整期间原则上都不得自行通过法律程序主张债权,最终清偿情况将视重整方案实施情况而定。

根据GNC的公告,GNC已获得了部分现有债权人提供的约1.3亿美元额外流动性的承诺,其中包括1亿美元的DIP融资承诺(该等资金用于被接管期间之资金需求),以及在获得必要的贷款人同意后的额外约3000万美元融资。

根据GNC的公告,GNC的美国破产法第11章程序将由特拉华州美国破产法院审理。

哈药股份称,GNC进入美国破产法第11章重整程序后,公司作为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列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根据GNC目前公布的财务数据初步测算,将对本公司的净资产和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具体如下:

1、若GNC可转换优先股总计20.48亿元的投资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冲减留存收益。

2、若累计1.71亿元的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计入当期损益。

哈药股份指出,董事会将责成公司委派到GNC的董事,迅速全面了解GNC申请重整的实际情况并及时向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进行汇报;

责成公司委派到GNC的董事,根据美国法律、GNC组织性文件及协议约定,以最大可能维护公司权益、保障股东利益为目标来行使董事权利及一切其他可行方案。

持续下滑的业绩以及高企的债务双重因素影响之下,GNC公司市值已严重缩水。2013年12月,GNC公司的股价为56美元/股,处于历史高位。随后便一路下滑。目前GNC公司的股价已不足1美元/股。

当年哈药如何成为其大股东?

资料显示,GNC公司成立于1935年,于2011年4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曾被连续二十年被评选为美国第一的营养品专业零售品牌。主要产品有维他命、矿物质、草本保健品、运动营养品、减肥产品等等。

自2013年之后,GNC公司的业绩便开始走下坡路。2013年至2015年,GNC公司虽然每年的净利润保持在15亿元左右,但增长幅度已显疲态。Wind数据显示,GNC公司2013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0.34%,较2012年81.51%的增长幅度逊色不少。2014年、2015年,GNC公司2014年、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45%、14.29%。

自2016年之后,GNC公司曾经年净利润15亿元的高光时刻不再,甚至一度陷于巨额亏损泥淖。但据彼时外媒报道,GNC公司业绩不佳与美国本土相关供应市场比重下降有关:消费者逐渐将目光转向有机食品,而非制成能量补充剂。

而国内的哈药股份,近年来发展并不如人意,2017年~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下降。

2018年,中信资本为哈药集团引进了美国知名的保健品企业——GNC,为人所熟知的“安利”,正是GNC旗下的直销品牌。哈药集团希望通过投资GNC来充实自己的产品线,毕竟投资了GNC的话,那GNC的成绩就可以算作是哈药的成绩,还能进一步说服投资人。

2018年2月13日,哈药股份控股股东哈药集团与健安喜签订了购买协议。哈药集团拟以现金2.99亿美元认购其发行29.99万股优先股。优先股转换为在外普通股后,哈药集团将持有GNC40.1%的股权,从而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哈药集团安排哈药股份为此项交易的实施主体。

但根据当时信息,健安喜的经营成绩并不讨喜。其在2016和2017年分别亏损2.86亿美元和1.49亿美元,且同期所有者权益合计为负值。尽管如此,哈药股份彼时认为,收购健安喜可以提升公司品牌形象,丰富产品线,在获取固定收益的同时,助力公司快速成为中国膳食补充剂及保健品行业领军企业。

就连上交所都紧急发出问询函,要求哈药集团说明为什么要花费巨资来收购一家亏损的海外企业。

对于投资健安喜的行为,不少业内人士持消极态度。例如,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史立臣认为,哈药股份在保健品领域不具备优势,贸然大笔资金投资一个持续亏损的项目是一种战略失误。另一方面,在中国医药变革大潮中,企业没有抓住政策利好,壮大主业,也错失了发展机会。另外,权健事件之后,国内保健品市场也不乐观。中润医药(集团)有限公司MAH总监、医药研发及并购专家张超也提出,海外市场风高浪险,没有国际海域的驾驭能力,盲目操作,冒险出海,损失亦属必然。此外,不少股民也股吧中表达了质疑。

哈药股份日子不好过

1993年,哈药集团在上交所上市,是全国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也是黑龙江省第一家上市公司。可以说,哈药集团在A股市场上属于最早期的公司之一。但时至今日,哈药集团早已风光不再。

一年超过30亿元广告费的“哈药模式”,的确让哈药集团在短时间内将知名度打响,2010年以前成为了哈药集团无比缅怀的黄金时期。净利润从2005年的4.56亿元开始增长,2010年达到了11.3亿元的巅峰。同时,2010年哈药营收高达125.35亿元,“哈药模式”一时风光无限。

但这样的套路注定无法长久。

哈药最知名的就是广告营销。但近年来国家对药品的宣传管理越来越严格规范,企业很难再如从前一般宣传,存在影响力减弱的问题。

尽管近几年的电视广告在减少,企业的销售费用还是不低,这也削弱了企业的盈利能力。2017年至2019年,企业销售费用为7.61亿元、6.2亿元、8.61亿元,但同期的研发费用为1.42亿、1.37亿和1.25亿元。因此,也有行业人士提出,哈药股份太忽视研发、新产品更不上,企业吃老本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在企业经营压力下,哈药股份的人事变动也十分频繁。6月10日,企业公告称,副总经理高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2019年财报显示,高磊税前薪酬为140万元,未持有公司股份。

除了高磊,半年内,企业已连续有三名副总经理辞职。3月31日,副总经理魏双莹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而在2019年底,另一位副总经理周行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2016年至2019年,哈药股份实现营收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118.25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8亿元、4.07亿元、3.46亿元和0.56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企业营收为25.11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1.87亿元。

对于业绩下滑,有行业人士戏称,哈药股份近年非常准地踩中了医改中的各种“雷”。首先,抗生素限用政策给抗生素生产企业带来挑战,但哈药股份恰恰是一家抗感染产品占比巨大的企业。其次,慎用中药注射剂的大环境下,中药板块下多款中药注射剂销售势必承压。接着,带量采购下,企业的生物制剂类等产品却鲜有中标。此外,“两票制”、药品零加成政策下,企业零售、医药商业也出现发展瓶颈。

曾经,“大面积广告轰炸+明星代言”的哈药模式,因为发财速度见效快吸引了无数药企效仿。

但“哈药模式”忽视研发和产品差异化,用烧钱营销以维持营收,而一旦降低营销费用,公司业绩就会立刻下降。

这是一个恐怖的困境:烧钱铺广告迟早会死,但不烧钱会立刻死。

近年来随着广告营销模式效果越来越差,忽视研发的哈药股份尝到苦果。

2017年至2019年,哈药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1.42亿、1.37亿和1.25亿元,逐年下滑。近期股价屡创新高的恒瑞医药,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17.59亿、26.7亿和38.96亿元。

此外,哈药股份2019年的销售费用为8.6亿元,同比增加39%。

网友评论

基金报读者都在看:

注销!这家私募彻底凉了:6亿巨资“失踪”,坑惨500客户!投资人:董事长宁愿坐牢,也不拿钱兑付!

“破案”了!北京一对确诊夫妇,竟在公共厕所感染!

教科书式大骗局!这个人骗了民生、招行、广发行5亿多,还让客户经理至少坐牢3年!

刚刚,马云又辞职了!孙正义也辞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基金报:报道基金关注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国基金报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合作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 “在看” 行不行!!!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海营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